你好,欢迎使用微读管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动漫资讯 来自网络 687℃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齿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男女之间从不谈及这种事,他们互相之间一直没有沟通。


淫靡配图是营造暧昧气氛,实际探讨的却是既严肃又难于启齿的人生课题:什么样的女人具有性魅力?(看,几乎所有人生问题都最终指向性,真是没办法)

我在一个晌午读到渡边淳一在《失乐园》里一段发人深省的描述,随即跳到脑海里的是温莎公爵和骨瘦如柴相貌平平还一大把年纪多次再婚的辛普森夫人。

在之前的渡边访谈中(点击页末阅读原文可得),他承认《失乐园》是对现实生活的升华,而非真实反应。渡边剖析人间情欲极其细致精微,但久木和澟子的殉情与其说是渡边式的爱的升华,不如说是渡边式的虚无。

情欲为什么不能是通向永恒的钥匙,为什么它不是打开沉睡了许久的本我?久木和凉子的选择看似是情欲的选择,却也可能是他们人生态度的选择。我意思是,渡边有可能看到了人性中被压抑的部分,而忽略了人性中会觉悟的部分。

放弃这么复杂讨论,我们回到性魅力本身。无论如何,对于男女情事,这段节选饶有兴致地揭开了一些极难揭开的谜底。

人生就是颠倒错乱,真相往往无法启齿。那,大概就是你即将看到的那样吧。

——美树嘉文艺志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艺术之美 人文之思 美树嘉文艺志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男女之间从不谈及这些事

美树嘉文艺志

-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被女人这样夸赞,是男人最为得意的事了。不过,凛子能够如此盛开,其自身条件的优秀是不容忽视的。换言之,无论怎样的育花名手,没有优良品种,也不可能培育出美丽的花朵。

其实是因为你有能力。

这也是能力吗?

说不太清楚,反正,这里相当的棒。

久木说着把手轻轻按在凛子的小腹上。

凛子感到被称赞这种部位,有点惶惑。

凛子自己也模模糊糊地觉察到自己近来的变化,可是被这么明目张胆他说出来,自然会不知所措了。

久木照旧往下说,

妙极了,简直是日本首屈一指的。

别拿我开心了。

我说的是真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

久木没办法,只好寻找合适的措辞加以解释。

是一种温暖的,被从四周紧紧吸住的感觉……”

女人不都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每个人都不同。

凛子还是不明白。

女人自己可能不大了解,从你这样优秀的到差劲儿的,什么样的都有。

这跟男人也有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啦。但是有时好容易对方接纳了自己,兴奋地进去之后,觉得不舒服,就早早撤退了。

凛子忍住笑说道:男人也太任性了。

大概有点儿吧。

可是,喜欢这个女人才追求的呀。

不发生关系的话还很难说。

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

男人都明白的,只是对女性说不出口。

见凛子沉思着,久木把话题转到了平安朝时代。

《源氏物语》里有位叫六条御息所的女性,她那个地方可能就不大理想。

真的?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到调查室以后,久木看书的机会增多了。

为以后编纂昭和史做准备,他主要看的是现代史,偶尔也重新翻翻以前看过的书,其中就有《源氏物语》,在研究昭和史上的恋爱事件时,想起了光源氏,于是重读了一遍,不料发掘出了一些新意。

久木自我解嘲的想,这还得多谢被降职了。年轻时没留意的东西,现在有了新的发现。六条御息所就是其中的一位令人感兴趣的女性。

她不仅身份高贵,而且美丽端在,品味优雅。从表面上看是位毫无瑕疵的理想的女人,然而,重要的那个地方,似乎不那么尽如人意。

真是这样吗?

遗憾的是有极少数人是这样。

治得好吗?凛子认真起来。

如果特别爱她的男人拼命努力,而她自己也积极配合的话,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男人很难做到总是这样,这是有限度的。

他不是喜欢这个女子吗?

即使喜欢,如果差劲儿的话,就会产生欲求不满,当别的女性出现时,感情可能会转移。

归根到底男人是很随意的。

那我得问问你,女人是不是也不愿意和性能力差的男人发生关系呢?

不愿意。

这不是一回事吗。男人也不愿意和差劲儿的或迟钝的女人做爱呀。

月光洒在床上,两人并排躺着,探讨着性的奥妙。

《源氏物语》里有句雨夜品评,现在算是月夜品评吧。不,都赤棵着身子,还是裸体品评最恰如其分了。

六条御息所的悲剧,除了她太过清高,嫉妒心强等原因外,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这里。

连这都写在书上了?

紫式部是女性,所以没写明或者不好写明吧,不过,从前后的内容来分析,是有这个意思的。

凛子很有兴致地望着久木,听他讲下去。

源氏看上了这个女人,追求她,终于如愿以偿,同床共枕了。可是,好不容易结合了之后,立刻又疏远起她来,后来就再也没有主动去找她。

那是因为源氏太狠心了。

不错,女人大都会这么想的。事实上,女性评论家们几乎一致谴责源氏的薄情寡义。

久木轻抚着凛子的后背。

六条御息所也憎恨源氏的薄情,以至于化作冤鬼附体在源氏钟爱的正妻葵上及夕颜身上,使二人命丧黄泉。

真是个刻薄的人哪。

表面上稳重、闲静,实际上却是个钻牛角尖的人,一旦嫉恨起来就非常可怕。

是源氏先冷淡她的呀?

那倒是,可也实在够难为源氏的。男人有苦衷说不出,而对方还逼着他回答为什么不喜欢她。

女人不会了解男人的。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六条御息所失去了源氏的爱,原来由于她的某个部位缺乏魅力,凛子很在意这个问题。

如果被男人说自己不怎么样的话,女人肯定会受不了这个刺激的。

男人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的。源氏虽不满意六条御息所,却什么也没有说,还时常寄一些优美的和歌和信笺给她,她去伊势时,源氏还到野野宫去探望了她。

不是不喜欢她了吗?

她爱慕自己,当然不能过于冷淡了。即使有什么不满,表面上也要尊重女性,恭恭敬敬的,这大概就是平安贵族的温文尔雅吧。

这么说来,源氏被女性褒贬,挺可怜的了?

他尽力温和地对待她们,但并不为人所理解。

那是自然啦,正是他那假惺惺的和蔼,女人才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的。不喜欢人家的话,就不该采取这样引起误会的态度呀。

但是如果源氏接触一、二次后便完全置之不理的话,会怎样呢?更会被女人责骂为冷酷无情的男人吧。

凛子寻思了一会儿说,

那么,有没有不问男人也能知道的方法?

像源氏那样接触一、二次后,不再继续的就有问题了。

这就能说明问题了吗?

不能绝对的说,但可以理解为在性的方面不合拍。

在皎洁、清澄的月光下谈论这类话题似乎不大协调,应该谈些高雅的事。然而深究起来,对于人而言,没有比性的问题更重要更根本的事了。

从前,男女之间从不谈及这种事,他们互相之间一直没有沟通。

凛子对久木的话表示同意,欠起身问他:还有一个问题请教一下,有许多恋人或夫妻开始阶段非常亲热,慢慢变得冷漠了,这种情况也是说明那儿有问题吗?

不见得,只是对对方厌倦了,并不说明别的什么。

那么,这种情况和六条御息所的情况怎么区分好呢?凛子的提问越来越尖锐了。

刚才说了,源氏和六条御息所只接触了一、二次,尔后源氏再也没有主动提出过要求;而一般的恋人或夫妇的情况则是多次发生关系,产生了厌倦之后,男方变得不积极了,性质完全不一样。

就是说,连续几次以上就算合格喽?

差不多吧,否则,一般家庭主妇就都不合格了。

凛子总算明白了,于是又问了个新的问题。

为什么男人会厌倦呢?

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常听男人说在家里对妻子不大上心,不想搞新花样或没什么热情,这是怎么回事呢?

凛子的尖锐提问使久木有些警觉起来。

不好说,妻子老在身边,太频繁了,男人怕自己吃不消,才半开玩笑这么说的吧。

和凛子如此深入地探讨性的问题还是头一次,这么袒露男人的隐私,使女人对自己了如指掌,久木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亲密无间的恋人应该是无话不谈的。

——节选自《失乐园》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1)关键词快速回复:

目录 人文1 人文2 人文3 艺术1 艺术2 摄影 建筑 时尚 设计 电影 TARA

2)回复191200”之间的数字可得随机精选。



想不想了解更多

失乐园里他和她的相遇

转载请注明:微读馆 » 性魅总是难以言传,真相往往无法启齿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