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使用微读管

我叫马骏,骏马的骏

生活感悟 来自网络 383℃

楼下有个过街天桥,桥上有个卖气球的,很多年了,不管我几点上班几点下班刮风下雨甚至下雪,感觉他永远在那儿。看着二十左右,总是缩着脖子,低着头,有人路过就小声问,您要气球吗。气球是长条的,吹起来了编成不同的形状,气球花儿。北京人,说气球花儿。听着很可爱的东西。我买过一次,他很礼貌,先生您稍等,一个5块,我找您钱,欢迎您再来。我说谢谢,回家气球花儿放在冰箱上,就忘了。气球花儿时间久了,也蔫儿了,后来不知道哪儿去了。再后来,他就成了天桥的一部分,有时看不到他,还觉得怪怪的。我是一个麻木而不懂共情的人,如果就一直这样,可能我不会再注意到他了。直到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了,我老婆下班路过。冷得要死,他还在,估计冻僵了,也不再问要不要气球。我老婆是个很善良的人,从她愿意和我谈恋爱就能看出来。她就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说我没有家,我就睡在天桥上。你家人呢。爸妈离婚了,我找不到我妈,平时住在姥姥家。我想回家,可我妈不在,我就回不去了。我找不到我妈,我没有钥匙,我妈也不管我。我在天桥上挺好的,夏天特别凉快,就是冬天太冷了,好在北京冬天短。那下雪呢?下雪就更冷,化雪才冷呢。那你怎么办?我,我就在天桥卖气球。我老婆受不了,就给了他几十块钱。回来告诉我,我当时就有点要崩溃了。我叫马骏,骏马的骏那天特别冷,我能想到他肯定还穿着每天都穿着的那件不知道是不是本来就是黑色的看着不怎么厚的外套,都是爹妈生的,一个又一个冬天,就这么在天桥上过,太可怕了。这样的人很多,太多了,救急不救贫嘛,管不过来。可是这个人,他就每天出现在我面前,每天,早上,晚上,刮风,下雪。我一直看不到他。一直看不到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自己深深厌恶的人。灯一直在那儿,只是亮的时候,你才看得到。我被自己吓了一跳,一大跳。像是公路电影中的破旅馆里被半夜上厕所的人打开的电灯突然暴露的蟑螂,飞快地落荒而逃。后来的日子,我更加地忽视他,他从一个无关痛痒的背景,变成了和谐画面的噪点。我不想看到他,看到他就想起自己的冷漠。他为什么不赶紧回家?为什么不去找他妈?他妈为什么不管他?他为什么要天天在这儿展示自己多可怜,让我堵得慌?我很讨厌他。这和他没有关系,我知道,这只和我有关系。我帮他,不帮他,讨厌他,不讨厌他,买不买他的气球花儿,都和他没有关系。我只是无法面对自己。为了让自己心里舒服而希望别人消失,原来我比自己想象得更无耻。北京停暖气了,降温,冷空气的垂死挣扎,夏天就要到了,要每天去健身房了。我背着包走在天桥上,他还在那儿。太冷了,我绷着肌肉,裹着帽衫,还是很冷。他在桥上来回走着,估计也是冻成傻逼了。低着头,缩着脖子,天桥上一个人也没有,卖你妈的气球花儿。我着了魔一样看着他,天桥有多长?五十米?八十米?他走过来,走过去,走过来,走过去。风不管他,一直刮。就像这操蛋的生活,只是痛苦地活着,一眼看得到尽头,却又看不到尽头。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来受苦的,对吧?我也是神经病,吸溜着鼻子使劲睁眼,如果眼泪流出来了还得擦,太傻逼了。操你妈,我在心里说。我跑上天桥,一步三个台阶,我腿真长啊,我胡乱想着,紧张得膝盖都在抖。他低着头走过来了,你为什么不回家?他嗯了一声,走近了,我挡住他。你为什么不回家?他说我挺好的,您身上有吃的吗?操你妈,我又在心里说。我伸手拍拍他胳膊,衣服比我想得还薄,我怕我一停止说话就会哭出来,于是飞快地不停问他。我吃什么都行,我什么都爱吃,肯德基也行,但汉堡太贵了,也吃不饱,您给我一个面包就行,我就吃饱了,我脑子有毛病,我不敢下天桥,不然他们会来打我,我在这儿挺好的,我什么都吃,先生太谢谢您了。你等着,我买两个汉堡,你肯定能吃饱,等着。我冲进肯德基,一个猪肉堡一个鸡肉堡一杯热豆浆,够吃了。再回到天桥,一分钟吧,豆浆已经从热变成常温了,我能隔着纸杯听到它变凉,可我身上暖了。咱们先吃鸡肉还是猪肉的,我随手拿出一个递给他,他说谢谢您先生,您要不要买一串手珠。我拿纸巾给他擦了擦鼻涕,想起二十多年前我的表哥,表哥会给我竖后脖领子,我也给他竖了一下,他根本没有后脖领子。操他妈,我心里骂这衣服,连领子都没有,然后看到他胳膊上串着很多手串。好,来一个,多少钱。三十,有三种颜色。哪个好?都不错。你喜欢哪个?那我喜欢黑的。好,来个黑的。黑檀木的,挺好的。给你钱,50。我找不开,我有十块的。好,找我十块。等我掏。手都是僵的,兜里一共十一块钱。一共,一张十块,一张一块。一块你留着坐车吧,豆浆赶紧喝,要不成冰的了。好的,谢谢您先生,这个手串挺好的。你叫什么?我叫马骏。英俊的俊?不,骏马的骏。好名字啊,哈哈,骏马,马骏。对,马骏,他笑了,你叫什么?走远了我报了警,警察说,哦,我们知道他,好多年了,没办法。小伙儿脑子挺清醒的,成年人,家里有个妈,也不管他,他就想自己赚钱点,他就爱好这个,没办法。对,你给他买了点吃的,挺好的,我们劝不动,劝过好多次了,随他去吧,能怎么办,总不能抓起来。何止是现在,冬天下雪也睡天桥,那是人睡的地方吗,唉。你也别管了,管不了。是啊,管不了的,我想着,谢谢警察叔叔,挂了。手串一股建材城木料的味道,连香料都没闻到,哈哈,太原生态了,黑檀木是他妈啥。是啊,这样我就心安了,肯德基四十块,手串四十块,八十块,我就买回来了自己的灵魂,简直赚翻了。再看到他,我也不会讨厌他了,也不会讨厌自己。我死了以后,人们可以用我的名字盖一座像俄罗斯方块开始界面里那样的大教堂,圣徒种太阳大教堂。我们都可以不用再管他了,因为管不了,风更大了,明天天都会更蓝了。我看着这串地摊货,就想起他笑了,牙还很白,我叫马骏,骏马的骏。(文/新浪微博@科学家种太阳)

转载请注明:微读馆 » 我叫马骏,骏马的骏

喜欢 (0)